缅甸同城,缅甸老街同城,老街同城,果敢老街同城,缅甸果敢老街同城,果敢同城,缅甸果敢老街,缅甸老街

xml
首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 缅甸工业部规划建设产业集群

    工业部部长吴钦貌球在议会上表示,工业部将同私营合作在部门所属土地陆续建立产业综合体和产业集群 。     6月20日的人民院会议上,有议员提问“当局是否有计划建立服装工业特区和纺织工业园区,以便推动纺织领域发展。”     对此提问,工业部长吴钦貌秋(U Khin Maung Cho)回答说,对于在仰光省和曼德勒省建立服装与纺织工业特区,相关方面正在安排土地。作为试点计划,工业部将同私营合作,在部门所属土地陆续建立产业综合体和产业集群(Industry Complex  and Cluster)。为了实施这个产业综合体,已准备好专业劳工、土地、电力与水、天然气等基础设施。     吴钦貌秋部长说,瑞东(Shwe Taung)第一纺织厂范围内的127英亩空地上将建立纺织和服装集群(Specialized Textile and Garment Cluster),为此向相关方面要求经费。现已在实皆省第三纺织厂、第三纺织厂分厂及轧棉厂等工厂建立纺织相关产业集群。第三纺织厂分厂以100个缝纫机经营服装业和产品已向国外出口。     吴钦貌秋部进一步说,与韩国Daehan Knit公司合资经营的国际等级染色业务即将在直通(Thaton)工业区经营。除了这些工厂以外,其他部门所属工厂也将陆续建立产业集群。正在建立中的密支那发展园区内将会实施服装工业园区。仰光省政府将会陆续建立协助集群、服装工业园区、纺织工业园区,旨在使成衣厂经营方式由CMP改造为FOB。伊洛瓦底省马乌彬工业区(Maubin)计划开发35家纺织厂,其中16家已开建。     从缅甸纺织业协会获悉,全缅共有400余家纺织厂。较多外国企业陆续进入纺织领域, 纺织产品现已成为创汇额最高的第二出口商品。 [查看全文]
  • 缅甸“共享办公”时代到来 “创客”们的机会就在眼前 还不快来!

    走进仰光Myanmar Center Tower七层,映入眼帘的不是缅甸传统暗基调的商务办公室,取而代之的是浅色简约风格的书桌,以及白色墙面上色彩斑斓却不是设计感的文字艺术。办公桌前、咖啡吧台旁,三三两两办公者轻声交谈。窗外,缓缓荡漾的茵雅湖和正逐渐形成规模的商业区景观收入眼底。     共享办公的概念起源于美国,初衷是为不同行业、不同职业的人提供共同的办公场所。随后逐步发展,不少“共享办公室”更是成为了不同行业人士的社交场所。不同年龄,不同领域的创业者们在同一屋檐下共同交流探讨,迸发出思想的火花,也由此,共享办公室也常常被称为“创客空间”。     “我2013年来到缅甸就一直在这里发展。随着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和推进,近年来中国走出来的企业越来越多。”傲瞻共享工作空间(OurDream)执行董事欧阳世杰向缅甸《金凤凰报》记者说,“我结合自己在缅甸四年多的就业经历,整合了资源,创建了这个面向缅甸创业人士的共享办公场所。在这里,我们将提供一站式管理的配套服务,还会定期或不定期组织举行一些小型讲座研讨会。”     6月21日,傲瞻共享工作空间在仰光正式开幕营运。当天,傲瞻就在这个“创客空间”里举办了首次座谈分享会。座谈会以“外商企业在缅甸投资的营商环境及展望”为主题,由傲瞻共享工作空间及缅甸粤港澳企业促进联会筹办,CLB中国律师事务所(缅甸)、Golden City、腾讯孵化的东南亚互联网房产平台“未来芸家”、CB 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仰光分行和PwC - Myanmar各领域知名企业协办并派出创始人、董事及高管等分享讲解了缅甸当前的投资商机、风险点,以及未来发展的机遇与挑战。分享会共吸引了100余名商业人士出席。     “傲瞻共享工作空间可以说是仰光首个为中国大陆及港澳台地区以及全球华商企业设立的共享工作空间及资讯交流网络平台,其目的是成为中小企业更便捷踏入缅甸的辅助台阶。” 欧阳世杰介绍说,傲瞻共享工作空间提供一站式服务,其业务范围包括工作空间租赁、成立公司、税务安排、企业管理、法律咨询、融资方案及招聘人才等等。     相较于传统办公,共享办公的模式对于创业公司而言有着毋庸置疑的优势,大部分创业公司无需上百平米的办公面积,共享办公提供了一个机会,创业者可以用较为合理的成本入驻仰光的顶级商务楼。同时,除了比传统办公降低大量租金成本,拎包入住,省去装修、采购等浪费的时间和精力外,创业企业因在同一个地点办公,各方的合作也将变得更加容易。 [查看全文]
  • 仰光野生动物园惊现“河马杀人事件” 看起来温顺的河马每年竟杀3000人!

    6月20日,仰光省敏加拉洞镇区陶建(Htauk Kyant)的洛嘎(Lawka;ေလွာ္ကား)野生动物园发生河马咬死人事件。     据了解,被咬死的人是洛嘎动物园内一名保安。案发为当日下午6时左右,死者吴迪汉与其侄子一同在动物园内游玩。吴迪汗来到河马区后,私自下到圈养河马的池塘内逗河马,导致河马突然发怒,直接咬死了吴迪汉。据当时现场的人形容,死者被开膛破肚,内脏受损,现场十分血腥。     敏加拉洞镇区的一名警员表示,从目前来看,吴迪汉确实是被河马咬死,但警方还会继续调查。     可能有很多人不了解,看起来温顺的河马,事实上是非洲最危险的动物之一,每年杀3000人,比狮子老虎还要凶猛!而每年死于狮子口中的人只有70人,河马“杀人”的数量是狮子的40多倍!       河马性情暴躁,极具攻击性!其狼牙有50cm长,嘴可以张到150度,咬合力可以达到约816kg,是狮子和老虎的两倍左右!     不管是“非洲之王”的狮子,还是重达900公斤的鳄鱼,河马也丝毫不惧!   此外,别看河马体型庞大,它们奔跑的速度可以达到30公里每小时。     所以一旦遇到河马的攻击,逃生时,一定要在障碍物之间穿梭奔跑,来减慢它们的速度,或者爬上树。     当然,最安全的做法显然是远离它们,显然,擅自下水去逗河马吴迪汉只能说是“No zuo no die”了。 [查看全文]
  • “岩礁条款”的 理论争议与实践歧异 ——兼论南海仲裁案对太平岛法律地位认定的缺陷与不足

    ▲图片来自网络 [摘要]《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岩礁条款”规定了岛屿与岩礁的区分标准,但所谓的“标准”过于模糊,存在较大的理论和实践争议。“南海仲裁案”仲裁庭通过“详细”解释“岩礁条款”得出“史无前例”的岛礁认定标准,使得即便是南沙群岛中面积最大并且有淡水、食物和居住设施的太平岛也被认定为岩礁。仲裁庭对“岩礁条款”的解释过于激进,明显违反《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规定的条约解释规则。“岩礁条款”的解释应当符合通常含义、目的和宗旨、善意解释、嗣后实践的相关要求。综合条约解释规则和太平岛的自然地理情况来看,太平岛的岛屿法律地位毋庸置疑。作为推动国际法治发展的重要途径之一,条约解释应当遵循“循序渐进”原则。 [作者简介]房旭 ,上海交通大学海洋法治研究中心、极地与深海发展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助理,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国际法专业2015级博士研究生。  [关键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岩礁条款; 太平岛; 南海仲裁案; 条约解释    本文刊载于《东南亚研究》2018年第3期。       一   问题的提出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第121条第3款(以下简称“岩礁条款”)规定了岛屿(islands)和岩礁(rocks)的区分标准,即“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的经济生活的岩礁,不应有专属经济区或大陆架。”[1]显然,岩礁条款以社会、经济属性为标准区分了岛屿和岩礁[2]。然而,作为岛屿的社会、经济属性,“维持人类居住或自身经济生活”的规定过于模糊,缺乏明确的界定标准,加之其尚不具有国际习惯法地位,导致岛屿制度实践存在诸多障碍[3],在岛屿认定标准的问题上存在多个答案。因此,受制于各国对岩礁条款的不同解释,岛屿认定标准的形式法制化并没有解决与岛屿相关的复杂问题[4]。 在“南海仲裁案”的最终裁决中,仲裁庭逐字逐句地对岛屿认定标准进行解释、“明确”,进而认定南沙群岛无一高潮地物具有岛屿法律地位,都是岩礁,不能产生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即使南沙群岛中面积最大的高潮地物——太平岛也不例外。仲裁庭有关南海岛礁法律地位的裁决偏离国际社会的岛屿制度实践,明显违反国际法学界和南海研究学者的普遍认知[5]。正是由于仲裁庭选择性的忽视和偏见,所做裁决缺乏国家实践的支持,关于太平岛只是岩礁的结论引起学者们的广泛批评[6]。弗吉尼亚大学出版的《海洋法公约评注》的主编诺德奎斯特(Myron H. Nordquist)认为:“仲裁庭关于岩礁条款的裁决结果注定受到批评。”[7]   从仲裁裁决的逻辑来看,解释岩礁条款是仲裁庭认定南海岛礁法律地位的前提和基础。由于某些客观原因,条约需要解释,但是条约解释本身也要遵循相应的规则,否则难以实现解释之目的。只有规范化解释才能填补条约语意模糊之漏洞,实现条约之应然价值。因此,仲裁庭如何解释岩礁条款,尤其是这种解释是否符合条约解释规则等问题值得深入探讨。随着国际法治进程的加快,今后注重在国际法话语体系下维护我国海洋权益是一种必然选择,而通过条约解释来维护岛屿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权利应是其题中之义。同时,鉴于条约解释在国际法治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探讨岩礁条款解释的规范化路径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二   解释困境:岩礁条款的理论争议与实践分歧   在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有关岛礁问题的协商中,岩礁条款引起很大的争议。目前,学界对岩礁条款的内涵尚未达成一致共识。岛屿制度实践似乎更加混乱,没有形成统一、明确的认定标准。与此同时,国际司法机构也回避岩礁条款的解释问题。或许,保持岛屿认定标准的模糊性是刻意而为之,目的是平衡所有国家的利益[8]。 (一)岩礁条款的“存”“废”之争   岛屿与岩礁区别之规定源于一些国家考虑到位于领海之外且不能维持人类居住的小型岛屿(islets)会被恶意用于相邻国家之间的海域划界[9]。在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第七期会议至最后一期会议期间(1978—1982年),各国提交了许多有关岛屿制度的建议和修正案。日本、法国、英国、巴西等国建议删除岩礁条款,新加坡、德国等国反对修正或删除岩礁条款。   日本主张删除岩礁条款的理由是:第一,依据大小或是否能维持人类居住标准对岛屿(广义的岛屿)进行区分是不合理的;第二,1958年的《大陆架公约》并没有将岛屿(广义的岛屿)区分为能维持人类居住的岛屿和不能维持人类居住的岛屿;第三,许多国家虽然宣布建立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但并未对岛屿做出这样的区分。法国支持日本的主张。英国则认为基于海洋空间的考虑而区别对待不同形式的陆地领土缺乏国际法依据,因而提议将岩礁条款删除,否则,这种区分会导致国家领土权利冲突。巴西支持英国的提议,认为没有合乎逻辑的理由支撑岩礁条款的存在[10]。   韩国不支持删除岩礁条款,因为这会破坏岛屿制度经过长期协商而取得的成果。在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中对《公约》第121条的起草起关键作用的罗马尼亚建议用添加第4款的方式来修正《公约》第121条,第4款的内容应为:“不能维持人类居住的小型岛屿不应该对属于相关国家的海洋空间产生任何影响。”[11]由此可见,岩礁条款的“存”“废”存在很大的争议。总体来看,更多国家还是赞成对广义的岛屿再进行分类,但是,在分类的标准问题上又存在争议[12]。 (二)解释理论的对立   在理论界和国际法学者对岛屿认定标准也存在不同看法。约翰·M.范·戴克(Jon M. Van Dyke)和罗伯特·A.布鲁克斯(Robert A. Brooks)认为将《公约》的相关规定适用于远洋岩礁以产生更广阔的海洋空间不符合建立专属经济区之目的。只有稳定的人类社群居住在岛屿上并且利用岛屿周边的海域,岛屿才能形成专属经济区或大陆架之类的海洋空间[13]。范·戴克还认为,依据以往的观点,如果某一海上地物不能永久地维持至少50个人居住就不能主张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14]。诺斯卡特·埃利(Northcut Ely)、阿维德·帕多(Arvid Pardo)、吉尔贝特·吉代尔(Gilbert Gidel)和罗伯特·D.霍奇森(Robert D. Hodgson)等国际法学者也持有类似的观点。   乔纳森·I.查尔尼(Jonathan I. Charney)在海上地物依据岩礁条款是否可以拥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问题上持宽泛的态度。在回顾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的相关内容之后,查尔尼认为岩礁条款中的“居住”并不需要具有永久性,也不需要全年维持经济生活。此外,岩礁条款中的经济活动也包括开采或加工岛屿或岩礁领海内的生物或矿产资源。再者,查尔尼认为,经济活动不应该局限于现在的条件,可以基于将来科学技术发展而产生的条件。开采矿物资源所产生的利益只要能支撑设备和员工必要的开支以便长期获取资源和进口能源、食物和水即可。如果海上地物被发现有矿物资源(例如油气资源等)或者其他有价值的资源(例如丰富的渔业资源),甚至是有利可图的商业位置(例如海上娱乐场所),只要对它的开发能获取充足的经济利益以便从外部购买必需物品,它就不受岩礁条款的约束。鉴于不同国家的态度不同,岩礁条款应该被解释为“存在能够获取足够收入的经济活动以便购买所缺少的必须品”。最后,查尔尼认为,环境的变化可以使原先受岩礁条款约束的海上地物获得岛屿法律地位以及主张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权利。如果海上地物本身不具备这种条件,完全依靠外界资金支持和资源补给,它就不具有维持自身经济生活的能力。强行用这类海上地物主张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会“侵犯”他国水域或者全人类共同继承财产[15]。马里厄斯·格杰特内斯(Marius Gjetnes)提出了与查尔尼类似的观点,并进行了详细论述[16]。   荷兰著名海洋法专家克维亚特科夫斯卡(Barbara Kwiatkowska)和松斯(Alfred H.A. Soons)观察到越来越多的海洋法学者持这种观点——因为建在岛屿上的高脚屋或者其他航行辅助设施对航行具有价值,所以它们维持了岛屿的“自身经济生活”[17]。达布纳(Barry Hart Dubner)认为,只要符合下列条件,岩礁就可以有自身的经济生活,进而可依据岩礁条款产生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例如:占据以及尽可能地加固岩礁、建造结构物和标识物、建造科学研究站、把岩礁并到附近的省份、出版地图以展示他们各自的主张或者发布“历史文件”用于支持领土主张、允许旅客和记者参观岩礁、授予油气开发公司特许权、逮捕渔民、建造具有配套旅馆和机场的“观光胜地”等[18]。亚历克斯·G.欧德·艾菲任克(Alex G. Oude Elferink)认为,通过已有的争论可以看出,“维持人类居住或自身经济生活”的标准是相当低的,毫无疑问,它低于“稳定的人类社群”这一最高标准,即使没有稳定的人类社群居住的岩礁,它的经济生活也会使其产生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 [19]。乔纳森·L.海法兹(Jonathan L. Hafetz)则认为海洋保护也构成岩礁条款中的经济使用,因为它能获得经济利益和可持续发展,进而使海上地物满足维持“自身经济生活”的要求[20]。他认为,这样理解符合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的精神和《公约》的宗旨。   与上述学者的观点相反,罗杰·奥基弗(Roger O'keefe)认为在认定海上地物法律地位时,应考虑“自然能力”。否则,随着科技的发展,绝大多数岛屿,甚至是岩礁都可以维持人类居住[21] 。   概括而言,以范·戴克为代表的学者认为,判断海上地物是否能产生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应从设立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制度的目的着手,若是没有稳定的人类社群居住于海上地物,它就不能产生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其他的学者则认为判断海上地物能否产生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应从地物本身的属性着手。但是在是否以海上地物自然属性为必要条件方面则存在较大的分歧,罗杰·奥基弗认为应立足于海上地物的自然属性,以查尔尼为代表的多数学者对此则持有更宽泛的态度。 (三)岛屿制度实践之“乱象”   在因海上地物的法律地位及其主张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权利所引发的国际争端中,英国与其邻国之间由于罗科尔岛(Rockall Island)的法律地位所引起的争端当属典型。罗科尔岛位于北大西洋,距苏格兰西北海岸约160千米,英国对其主张领土主权。1976年,英国以立法的形式将罗科尔岛周围200海里的水域划成英国的专属渔区。英国此举遭到爱尔兰、冰岛、丹麦的反对。爱尔兰认为英国违反岩礁条款的规定,使用不能维持人类居住及自身经济生活的岩礁主张专属经济区。在1997年加入《公约》时,英国却放弃了罗科尔岛拥有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的主张[22]。   克利伯顿岛(Clipperton Island)距离墨西哥约1120千米,是不能维持人类居住的珊瑚环礁,唯一的经济活动就是在其附近水域捕捞金枪鱼。1979年,法国宣布在克利伯顿岛周边建立200海里专属经济区。2009年,法国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了克利伯顿岛200海里外大陆架申请的初步信息,主张克利伯顿岛不仅拥有200海里专属经济区而且还拥有两个外大陆架区域[23]。   圣彼得礁和保罗礁(St. Peter Reef and Paul Reef)位于大西洋南部,距离巴西伯南布哥州约950千米,由12块火山岩组成,南北长350米、东西宽200米,总面积约10,000平方米。2004年5月17日,巴西通过联合国秘书长向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交申请,主张圣彼得礁和保罗礁拥有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巴西此举并未遭到其他国家的反对。   赫德岛和麦克唐纳群岛(Heard Island and McDonald Island)是南大洋荒芜的火山岩群岛,既没有永久性的人类居住,也没有当地的经济活动。澳大利亚却主张它们拥有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澳大利亚此举也未引起其他国家的反对。   2008年11月,日本向大陆架委员会提交了外大陆架申请,用两块明显不能维持人类居住以及自身经济生活的已经腐蚀的“海上凸出物”主张外大陆架。对此,我国和韩国先后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照会,反对日本用不能维持人类居住及自身经济生活的冲之鸟礁主张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   “蛇岛”(Serpent's Island)位于黑海西北部,高潮时高于水面,面积大于0.17平方千米,主权属于乌克兰。在“罗马尼亚诉乌克兰黑海划界案”中,罗马尼亚认为“蛇岛”是不能维持人类居住及自身经济生活的岩礁,不能享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乌克兰认为“蛇岛”是岛屿,应拥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24]。   由此可见,各国为扩大管辖海域,积极使用海上地物主张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并因此与相关国家产生争议,而且岩礁条款始终是争议的焦点。从条约解释的角度看,各国对此产生争议的根本原因是岛屿认定标准存在很大的解释空间。这种不确定性和模糊性为各国在实践中解释和适用岩礁条款预留了空间[25]。 (四)回避岩礁条款解释问题的国际司法实践   在涉及海上地物法律地位认定的海域划界案中,国际法院想方设法地回避岩礁条款的解释问题,拒绝直接认定海上地物的法律地位。在1993年丹麦诉挪威关于格林兰与扬马延岛之间的海洋划界案中,国际法院从扬马延岛海岸线与格林兰海岸线长度的比例来考虑赋予扬马延岛以专属经济区,并没有认定扬马延岛的法律地位。在2009年罗马尼亚诉乌克兰海洋划界案的判决中,虽然两国对“蛇岛”的法律地位产生争议,但国际法院在该案判决中没有解释岩礁的内涵。最终,国际法院认为,由于“蛇岛”在划界地区中所处的位置,即使乌克兰认为它是第121条第2款所指的岛屿,它也不能扩展乌克兰根据大陆海岸所主张的海洋空间。在2012年尼加拉瓜诉哥伦比亚领土及海洋划界案中,两国对六个岛屿[26]是否拥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发生争议,即双方对这些海上地物是属于岛屿还是岩礁持不同意见。然而,国际法院却依据这些海上地物与海洋空间的关系巧妙回避了岩礁条款的解释问题[27]。在这三个案件中,国际法院都绕过海上地物法律地位的认定问题,径直解决案件中最“核心”也是当事国最为关心的海域划界问题,并且国际法院采取类似的裁判逻辑解决这些国家之间的海域划界争端,即依据海上地物所处的海洋地理空间位置判断它们对相关海域划界的可能影响。   到目前为止,国际法院没有就如何区分岛屿与岩礁发表过权威性意见[28]。其他国际司法和仲裁机构也未曾就岩礁条款发表过任何意见,这似乎成为众所周知的“禁区”。同时,国际法院的这种处理方法也反映出岩礁问题的实质并不在于如何定义岩礁本身,而在于岛屿和岩礁在海岸相向或相邻国家间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29]。从上述三个案例中不难看出:第一,岛礁法律地位的认定多数涉及海域划界问题,否则,岛礁法律地位认定问题的价值会大打折扣;第二,解释、明确岩礁条款需要有司法先例或者相对统一的国际社会实践作为基础,否则会引起更大的争议;第三,国际司法或仲裁机构做出的裁决结论应致力于争端的和平解决而不是进一步加剧争端。反观“南海仲裁案”,仲裁庭通过恶意解释岩礁条款否定太平岛的岛屿法律地位,进而掩盖南海争端的海域划界属性,此外,为了在法律上支持菲方的全部诉求,在无任何司法先例以及相对统一的国际社会实践的前提下,仲裁庭恶意解释岩礁条款以服务于裁决内容的“逻辑自洽”,不惜进一步加剧中菲之间的海洋争端,有违国际裁判机构最基本的行为准则——中立、公正!   或许正如上文所说,岩礁条款的存在是为了平衡不同国家的利益,既维护岛屿上的居民利用海洋空间而生存的权利,又避免少数国家滥用岛屿制度无限制地扩大管辖海域。岛屿认定标准的模糊性已经使岛屿制度呈现“碎片化”趋势。正因为如此,本可以寄希望于国际司法实践统一岩礁条款的适用,却因为岩礁条款的理论争议和实践分歧而不得,岩礁条款的解释似乎陷入了“死循环”。   三   仲裁庭对岩礁条款的解释和适用 (一)“史无前例”的岩礁条款解释结论   在“南海仲裁案”仲裁庭看来,岩礁条款是岛屿制度最重要的内容,因为它规定了岛屿与岩礁的区分标准[30]。仲裁庭声称,岩礁条款的解释必须符合《维也纳条约法公约》有关条约解释的规定,依据条约文本、制定背景、目的和宗旨以及条文制定前的准备工作等进行解释。   仲裁庭认为,海上地物的名称与它能否“维持人类居住或自身经济生活”无任何关系。它们产生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权利取决于其在自然状态下“维持人类居住或者自身经济生活”的能力。“维持人类居住”意味着提供必需物品确保一个稳定的人类社群在持续的时间内健康地生活;“维持自身经济生活”意味着用一种切实可行的方法提供必需物品,持续支撑一种经济活动超过一定的时间。完全依赖于外部资源的经济活动,或者纯粹将海上地物作为采掘活动的对象,与当地人口毫无关联的经济活动也不符合“与海上地物本身有关”的要求。此外,维持人类居住或者自身经济生活的状态必需持续足够长的时间,达到某种标准[31]。   综合来看,岛屿并非是指有经济价值的高潮地物,而是指能维持经济生活的高潮地物。“经济生活”一般是指居住在高潮地物上的人类的生活。除此之外,“经济生活”还必须从属于高潮地物本身,依赖于高潮地物本身及其周边资源。因此,“维持人类居住或自身经济生活”的条件包括:提供充足的水、食物及居所,以支持稳定的人类社群在该地物上居住足够长的时间[32]。 (二)违悖“常识”的南海岛礁法律地位认定结论   在解释岩礁条款之后,仲裁庭对南沙群岛高潮地物的法律地位问题做出了裁决,认为南沙群岛无一高潮地物属于岛屿。南沙群岛中面积最大的高潮地物——太平岛也不例外,同样被认定为岩礁,不能产生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   首先,仲裁庭认为,依据相关史料记载,太平岛上有水井并且井水的质量要比其他高潮地物上的好。但是,由于机场跑道建设影响了太平岛土壤吸收雨水转化为地下水的能力,现在太平岛上的可饮用水不如过去充沛,只能满足小部分人的需求。其次,尽管太平岛上布满了许多椰子、木瓜及香蕉树,但这些树种非原生物种。即便太平岛上的土壤可以种植蔬菜水果,但土壤农作物的生产有限而无法提供给足够的人口食用。最后,据史料记载,历史上曾经有渔民在太平岛上活动,但是这些渔民主要来自中国海南省,并不是岛上的原住居民,也没有渔民家人陪伴的史料记载,并且他们在南沙群岛的活动是短暂的,即使曾长期在岛上的居住,也只是为了贸易往来以及物资补给。曾经居住在太平岛上的平民也是受其所在国政府的指使,如果不是为了主张这些有争议的高潮地物的主权,他们根本不会在这些高潮地物上居住[33]。   有关商业活动是否存在于太平岛的问题,仲裁庭又新增岛屿“自然状态”作为评判标准,它承认过去历史记载的太平岛有过商业和工业活动,但却又指出这些活动的时间很短,并具有很强的政府性且不是基于太平岛的自然属性而为之。比如,虽然弹丸礁上有开发观光及潜水等休闲活动,但这些休闲商业活动所赚取的观光财是基于岛礁建设所附加产生的,并非该岛礁的“自然状态”使然。此外,太平岛历史上的经济活动属于纯攫取性的活动,没有稳定的人类社群存在,不符合维持其自身经济生活之要求[34]。   然而,众所周知,太平岛涨潮时岛上总面积约0.51平方千米,落潮时岛上面积为0.98平方千米。它长约1290米、宽约366米,表面由风化作用所形成的细沙和珊瑚礁构成。岛上的土壤是自然形成的,并有许多自然植物以及农作物在此生长,比如可可、木瓜、香蕉等作物[35]。不仅如此,太平岛还是南沙群岛中唯一有淡水资源的岛屿,每天抽取的淡水量将近6000加仑,足以供1500人饮水,并足以维持约200人在岛上居住与其经济生活[36]。依据我国台湾地区相关人士的考察和调查结论可知,太平岛上有大量植物、可直接饮用的淡水等。2016年1月22日,我国台湾地区农业委员会组织的针对太平岛的专业调研显示:太平岛上的淡水可以直接饮用,而且水质甚至比澎湖岛的地下水还要好。除此之外,岛上还有渔民的住所、医院、邮局、观音庙、天气观测站、卫星通信设备、雷达监视设备以及其他的通信设备。目前,在太平岛上居住的人口约200左右,包括来自海岸警卫部门的人员、海军和空军的士兵[37]。   美国著名海洋政策分析家和政治评论家马克·J.瓦伦西亚(Mark J. Valencia)、约翰·M.范·戴克、诺尔·路德维格(Noel A. Ludwig)认为,在南沙海域的80-90个海上地物中,大约有25-35个符合第121条有关岛屿的规定,太平岛是这些海上地物中最大的岛屿[38]。著名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东南亚问题专家格雷戈里·B.波林(Gregory B. Poling)以大量有关南沙群岛的资料为依据,认为包括太平岛在内的30个南沙群岛海上地物属于岛屿[39]。罗伯特·贝克曼(Robert Beckman)和克莱夫·斯科菲尔德(Clive H. Schofield)也认为,南沙海域包括太平岛在内一些高潮地物属于岛屿,依据《公约》能产生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40]。欧德·艾菲任克则认为,东沙群岛以及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中那些较大的岛屿(包括但不限于太平岛、南威岛、中业岛、永兴岛和东岛),鉴于其大小和其他方面的特征,不构成岩礁[41]。由此可见,仲裁庭解释岩礁条款所采用的严格解释方法未能实现解释之目的——准确揭示岛屿认定标准的通常含义。   四   解释规则与规则解释:岩礁条款的规范化解释   岩礁条款的理论争议和实践分歧已经使明确岛屿认定标准成为众所周知的“禁区”。在“南海仲裁案”最终裁决中,仲裁庭却“冒天下之大不韪”,创设一整套岛屿认定标准。仲裁庭此举是明确岛屿认定标准,进而推动国际法制的发展,还是另有所图?笔者认为,解决这些问题应当从条约解释规则入手。可以说,岩礁条款的解释对南海争端的解决有根本性影响[42]。 (一)条约解释规则   法律经解释才有意义,才能使事实产生法律后果。没有解释,用以表达法律的文字仅是一种符号,实际操作起来也就成了一纸空文[43]。在现代国际法上,由于国际条约数量的不断增加和文本语言的多样化,条约解释问题愈加复杂,因而解释问题甚至比过去更重要[44]。事实上,只要是条约,几乎很难不遇到对规定内容的解释问题,这使条约解释成为国际法的一个重要议题[45]。然而,不是任何解释都能解决国际法语意模糊问题,如果任由不同国家和国际司法机构出于不同目的而任意解释国际法条文,解释必然不能确定条文的正确含义。更严重的是,任意解释会导致国际法“碎片化”,使来之不易的国际规则毁于一旦。因此,条约解释还要符合一些基本要求,确保其规范化。   《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31、32、33条明确规定了条约解释规则,以此规范条约解释实践活动。《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31条第1款规定了条约解释的一般规则,即条约应就其用语按照上下文并参照其目的和宗旨所具有的通常意义,善意地予以解释;第2款使用概括加列举的方式对“上下文”进行阐明;第3款规定应与上下文一并考虑的因素[46]。第32条规定补充解释方法的适用,第33条则规定“以多种语文认证的条约的解释”问题。   《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31条被称为“条约解释通则”,是任何条约解释都应遵守的一般规则。从条文内容来看,条约解释的一般规则应当是:善意解释是总的原则,确定条文的通常含义是目的,综合运用约文解释、体系解释、目的解释等是方法,并考虑相关合理因素(包括有关条约解释的嗣后实践)。由此可见,《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规定的条约解释方法具有综合性,是多种解释方法的灵活应用,并且不同解释方法之间不存在效力层级问题。只要诸种解释方法能够相互补益,或者相互印证,解释结果与条约解释目标一致,解释方法的顺位问题并不重要[47]。此外,解释活动还应遵循善意原则。善意原则贯穿于条约解释的全部过程,是对条约解释主体行为方式的要求,体现对公平、正义价值之追求,是维护国际社会正常法律秩序的基本要求。它要求不对条约作任意解释,解释不能偏离条约的真正的、实质性的意思,离开了它,其他的解释原则、规则和方法都是空洞的。作为一项条约解释基本原则,善意原则能指导、调节其他诸解释要素的适用,弥补诸解释要素之间的“空隙”[48]。 (二)“规则”视角下的岩礁条款之解释 1.约文文本:条约解释的“逻辑起点”   从岩礁条款内容的字面含义来看,“维持”(sustain)本身的涵义意味着不能对岛屿的这种能力提出过于苛刻的要求[49]。马里厄斯·格杰特内斯认为,“岩礁”一词的使用本身就意味着不能对岛屿维持人类居住或自身经济生活的能力提出太多的要求,因为在使用“岩礁”代替“岛屿”时已经存在范围上的限缩(curtailment)[50]。亚历克斯·G.欧德·艾菲任克认为,通过已有的争论可以看出,“维持人类居住或自身经济生活”的标准是相当低的,毫无疑问,它低于“稳定的人类社群”这一最高的标准[51]。因此,从其用语的通常含义来看,“维持人类居住”意味着高潮地物能为人类的生存提供必需物品,例如,水、食物、住所等等[52]。然而,仲裁庭却认为,“维持人类居住”是指维持一个稳定的人类社群长久居住。仲裁庭实际上修改了岩礁条款的规定,这不仅是《公约》原先用语未曾出现的额外要求,甚至还加上排除政府人员的适用,难道政府人员就不是《公约》所说的“人类”了吗?[53]   “维持自身的经济生活”意味着高潮地物应拥有一种“功能”,这种“功能”所带来的经济收入可以负担高 [查看全文]
  • 缅甸掸邦政府代表团访华:北京、上海、云南

    王宗颖总领事会见          2018年6月8日至15日,由中国驻曼德勒总领事馆安排下,缅甸掸邦政府代表团进行为期一周的访华行程。该团的组成如下:计划与经济部长和财政部长以及总务局、农业司、畜牧与疾病防治司、环境保护司、交通司、酒店与旅游指导、投资与公司指导等各部门的处长、主任。该团于2018年6月8日从曼德勒飞往上海。、   慕田峪长城         9日,代表团在上海外办的安排下,参观了上海博物馆、东方明珠电视塔和夜游黄浦江,并会见上海外办领导。在会见外办领导时,通过双方领导相互交流后了解到上海和掸邦的经济、人口、科技、农业以及各方面的发展情况和未来工作合作的道路。10日中午从上海乘高铁抵达北京。   参拜灵光寺佛牙舍利           11日上午,代表团参观北京市交通指挥大厅、在参观的过程中了解到了北京市交通管理情况。拜会北京市发改委,中午参加了北京市外办领导的宴请,并参拜灵光寺佛牙舍利还逛了王府井。   缅甸主宾国展馆开馆仪          12日,代表团先考察怀柔新农村建设示范村、代表团听到村长王先生的详细介绍此村的发展情况和目前的情况时,大家都感到很新奇。因为此村孩子学习和老年人的生活不用担心。由北京市、区的财务部来辅助他们。孩子周一至周五有去市区里学习的机会(注:吃、住宿全免)。随后代表团参观历史悠久的慕田峪长城和颐和园。     与上海市外办领导        13日,因北京天气的原因飞机延误两个小时左右,因此下午6点左右才能抵达云南昆明长水机场。   从曼德勒机场出发           14日上午,从酒店乘车前往滇池国际会展中心,先参加缅甸主宾国展馆开馆揭幕仪式。结束后,前往开第5届南博会暨第25届昆交会开幕式。开幕式结束后,与缅甸联邦共和国商务部长丹敏一起巡馆。   参观北京市交通指挥大厅          15日下午2点35时,代表团抵达曼德勒机场。当天晚上代表团还参加了中国驻曼德勒总领事馆王宗颖总领事邀请的晚宴,在晚宴上代表团分享此次访问中国的感受,并向中国总领事馆表示感谢! [查看全文]
  • 南博会催生合作良机 助中国企业​深入南亚东南亚市场

    南博会催生合作良机助中国企业深入南亚东南亚市场     图为云南建投参展南博会 陈静 摄         中新网昆明6月20日电 (陈静)第5届中国-南亚博览会20日在昆明闭幕。展会期间,云南建投集团下属云南海投控股的老中联合投资有限公司分别与招商局国际码头(青岛公司)、老挝寮中红塔好运烟草公司签订合作协议。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通过南博会的平台深入南亚东南亚市场。        早在2013年,首届中国—南亚博览会举办时,云南省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云南建投)就来参展。工作人员介绍,每一届南博会云南建投都会参加,且收获颇丰。         目前,云南建投业务遍及老挝、缅甸、柬埔寨、斯里兰卡等国家和地区。现场工作人员称,“在第三、第四届南博会上,我们以专题展馆的形式对老挝万象赛色塔综合开发区进行了招商推介,效果良好。”该项目首期4平方公里已完成投资4亿美元,基础设施及配套设施已全面建成,45家国际企业进驻。         在南博会现场,中国中车展区内各类动车模型整齐排列,十分精致,参观者们纷纷上前合影留念。 图为市民在中国中车展位前拍照留念 陈静 摄        “从南博会开办至今我们每一届都参加,这是企业面向南亚东南亚国家重要的展示平台。”昆明中车轨道交通装备有限公司现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昆明中车的企业目标是:立足云南、辐射西南、面向南亚东南亚。”云南的区位优势将支撑和服务中车集团在南亚东南亚国家开展更多合作。        云南云天化集团展位上,三名缅甸留学生格外引人注目。云天化集团团委副书记王建刚介绍说,她们是云南农业大学、缅甸耶津农业大学和云天化集团三方合作资助来中国学习的留学生。         2016年,云天化集团与云南农业大学签订了《缅甸农业开发战略合作协议》,每年拿出近200万元资金设立“云天化留学基金”、“云天化奖学金”,实施缅甸耶津农业大学师生到云南农业大学进行访问或留学、云南农业大学师生到缅甸进行科研培训、奖励缅甸耶津农业大学的优秀学生等项目。        2016年至2017年,云天化集团携手缅甸Awba集团探索“化肥销售—粮食加工—金融保险”一体化新商业模式;与缅甸8个农业种植镇区开展示范田建设,将水稻、玉米、棉花和蔬菜品种进行集中示范,取得良好成效。        王建刚称,“一带一路”建设为企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南博会为企业提供了一流的交流展示平台,企业“走出去”未来可期。 [查看全文]
  • 诈骗1.3亿!嫌疑人逃至缅甸小勐拉 被抓时身上只剩300元

    郑州警方在缅甸成功抓获一名家族式犯罪集团的主犯,该犯罪集团以收购客户债券为名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约1.3亿,涉及2000余人。6月20日,主犯被押送至郑东公安分局。历经近一年时间,案件成功告破。     主犯押送至郑东公安分局   客户报案 锁定嫌犯为家族式犯罪集团   2017年7月,郑州市公安局郑东分局先后接到多名群众报案,称河南二分之一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收购客户债券为名集资诈骗,客户受骗金额从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接报后,郑东公安分局立即成立专案组,抽调全局精干侦查民警全力开展调查取证工作。通过3个月的调查,专案组发现河南二分之一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从2017年2月到7月,半年时间内以收购投资客户债权为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约1.3亿元,涉及投资客户2000余人。   由于涉及人员众多、资金量大,经报请郑州市公安局同意,郑东公安分局对该公司进行立案侦查,并对涉案公司及相关人员的银行账户及资产进行查封冻结,对公司相关嫌疑人展开侦查取证,尽量挽回客户损失。随着案件的深入侦查,发现涉案公司是以郑某云为法人、郑某为实际控制人的家族式犯罪集团。案发后,公司涉案人员,全部逃之夭夭。案件一度陷入困境。   千里摸排万里追踪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走访投资客户,一名投资客户反映2018年4月中旬,在郑州花园路见到过郑某云。侦查员张正威,高德玉通过视频监控、走访群众,最终发现郑某云化名在北京一家公司打工上班。条件成熟后,2018年4月15日,侦查员最终在北京将涉案公司法人郑某云抓获。   郑某云作为公司法人,是公司实际控制人郑某的妹妹。郑某是涉案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整个案件证据链条最关键的一环,必须将郑某抓获到案,才能保证案件的正常诉讼。   2018年5月21日,侦查民警通过线索,发现郑某的一个主要关系人张某某驾驶汽车从郑州出发,经陕西西安到达四川达州万源市。结合投资客户反映郑某在云南中缅边境的情况,侦查员初步判断张某某有可能是去和郑某见面,并立即把这一信息汇报专案组。   专案组研究后果断下达命令,派侦查员高德玉、邓泽托主动出击,沿路追踪。侦查员通过调取视频监控等信息,沿着张某某的轨迹一路摸排走访,从郑州到西安再到汉中,从达州到安康再到万源,顺线一路追踪,一直追击到云南普洱,于5月30日在普洱调取了张某某车辆轨迹。但车辆行踪后来突然消失。   面对突然消失的线索,专案组并没有放弃。2018年6月1日,侦查员在西双版纳中缅边境的打洛镇再次发现张某某踪迹。侦查民警立即赶往西双版纳,同时,专案组也增派侦查力量进行支援。侦查民警通过追踪摸排,发现张某某多次从中国打洛口岸出入缅甸。综合前期侦查情况,侦查员分析郑某有可能藏匿在口岸对面的缅甸小勐拉。   经过近十天的侦查,最终在一个赌场发现郑某的身影,狡猾的狐狸终于现身。进一步侦查发现,郑某已经把自己漂白,具有缅甸身份,并携有枪支,受当地黑道势力保护,跨国抓捕难度十分大。侦查员向专案组汇报后,分局党委专题研究,积极向有关部门汇报请求支持,并指派副局长李富山、经侦大队长朱贵强前往中缅边境与云南警方及缅甸第四特区警方沟通,组织跨境抓捕犯罪嫌疑人郑某。      主犯押送至郑东公安分局    跨境抓捕 直捣“狐穴”    在云南和缅甸警方大力支持和协助下,侦查民警进一步摸清了郑某具体的落脚点。2018年6月14日上午10时许,郑州警方在云南警方及缅甸同行的配合下,在缅甸小勐拉龙腾景盛1311房间当场将犯罪嫌疑人郑某抓获,缴获随身手枪一把,子弹20发,以及郑某购买的佤邦身份证件及持枪证等证件。郑某被抓获后,还心存侥幸,认为自己身份已经漂白,拒不承认自己中国真实身份,坚持说自己是缅甸人。由于郑某身体确实有所发胖,加上他自己善于伪装,给中缅警方正常移交造成困难。我方侦查民警向缅警方说明案情,积极沟通,6月15日缅甸警方将犯罪嫌疑人郑某成功移交给我方。     郑某购买的佤邦身份证件及持枪证等证件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至此,专案组侦查员历时2个月,转战北京、陕西、四川、云南四个省8个省市,追踪一万余公里,涉案主犯郑某终于落网。郑某在踏进中国国土的一刹那,彻底崩溃,主动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交代犯罪事实,希望宽大处理,并主动供述如何偷渡缅甸,如何购买缅甸身份,如何在缅甸度日如年的逃亡日子。刚开始,郑某身上带的钱都用来向当地的势力集团缴纳“保护费”了,当对方发现他身上没有钱了,就派人看着他,逼着他从国内拉拢自己的亲朋好友来小勐拉赌场赌博,稍有不从就威胁他杀人灭口,把他当成赚钱的工具,想榨干他身上最后一滴油。郑某被抓获后感慨万分,他说当踏入中国国土后,心里安定了,感谢拯救了他,说如果再过一段时间,他再不能拉来赌客的话,那些势力集团就会逼迫他参与毒品生意,就会走向真正的不归路。最后他说,他现在特别理解一句话就是:回头是岸!   [查看全文]
  • 中国扶贫基金会“爱心包裹”惠及缅甸小学生

      2018年6月19日,中国扶贫基金会送来的“爱心包裹”到达缅甸掸邦首府东枝市的埃达雅小学。     该校学生在收到爱心包裹”后非常开心。     当天,“缅甸公益宝贝爱心包裹项目启动暨发放仪式”在东枝市举行,这是“爱心包裹”首次走进缅甸。       据悉,该项目将会为缅甸多个省邦贫困地区的小学生共发放三万个爱心文具包裹。   2018年6月19日,中国扶贫基金会送来的“爱心包裹”到达缅甸掸邦首府东枝市的埃达雅小学。     该校学生在收到爱心包裹”后非常开心。     当天,“缅甸公益宝贝爱心包裹项目启动暨发放仪式”在东枝市举行,这是“爱心包裹”首次走进缅甸。       据悉,该项目将会为缅甸多个省邦贫困地区的小学生共发放三万个爱心文具包裹。 [查看全文]
  • 秘境之地 醉美果敢

    经常有人问小编,果敢现在还乱吗?发展的怎么样了?老街是否因“2.9战事”“3.6战事”导致萧条,满目疮痍......外界对这里有诸多疑问,让小编三言两语回复不尽。   接下来,小编把最新的果敢照片发给您看,果敢现状究竟如何,或许照片中可窥大致的样子。   [查看全文]
  • 外国投资本地银行 须由央行审核批准

    央行副行长U Soe Thien昨天告诉记者,计划投资国内银行的外国投资者仍需要缅甸央行批准才能进行投资。   U Soe Thein说;根据法律,所有公司都被纳入35%的门槛。但作为金融机构,当地银行需要将所收到的外国投资金额和其他条款提交给CBM。每笔投资都将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审核,并在适当情况下予以批准。   尽管缅甸公司法颁布了一项新规定,允许外国人在所有当地公司中持有高达35%的股份。法律将于12月获得总统批准后于8月1日施行。 预计新法律将为当地银行带来机会,与外资银行相比,这些银行缺乏资本投资和储备。   银行服务专家U Than Lwin表示:“依法律允许的外国投资支持,本地银行将能够扩大服务范围,并获得进一步发展。” 他说;如果允许外国人投资,那么规模较小的银行将可以重新定义并发展为更强大的公司,但邀请外国投资银行也必须确保拥有足够的资本储蓄。   U Than Lwin说;尽管如此,由于银行业是国家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建立央行管理机构并监督该部门的所有外国投资是适宜的。 不包括国有银行,CBM迄今已允许29家私营本地银行在缅甸经营。在5月29日获得批准,这些银行包括在仰光证券交易所上市的FirstPrivate Bank和MyanmarCitizens Bank。   公司法对每个人都有利。但是,随着CBM单独审查每项投资,我们将必须观察法律生效时的情况,“第一私人银行高级总经理UMyint Zaw说。 [查看全文]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